2018.8.19经课
《列王记上》  3:3-14
《约翰福音》  6:51-58
《以弗所书》  45:15-20
每周经文
    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 弗 4:30
2020年一月
« 12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采访上帝
    我做了个梦,梦中我采访了上帝。
    上帝说:“你想要采访我,是吗?”
    我说:“如果您有时间。”
    上帝:“我的时间便是永恒。你想要问什么?”
    上帝提醒人们还有很多未知的人生感悟。
    我:“人类的所作所为,最让您惊讶的是什么?”
    上帝:“他们厌倦童年生活,迫不及待地要长大,一旦感受到人生的责任和压力,又渴望回到童年。”
    “他们为了赚钱而失去健康,而后又耗尽这些财富想要找回健康。”
    “他们对未来充满忧患,以致忘却了现在,所以人既没有活在当下,也无法好好活在未来。”
    “他们活着的时候,好像永远不会死亡,而到死亡来临,好像都没有真正地活过。”
    上帝握着我的手,我们沉默了片刻。
    过一会儿,我又问道:“身为我们的父长,您希望您的子民谨记什么样的教诲呢?”
    上帝无处不在,注视着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上帝微笑着回答:“学会——与别人比较没有什么好处。”
    “人永远不能强迫人来爱他们,他们能做的只是使自己足以被爱。”
    “真正富有的人并不是拥有最多,而是需求最少。”
    “要明白,几秒钟之间,我们就可能深深伤害我们所爱的人,而后要花许多年的时间才可能疗愈。”
    “学会原谅别人。”
    “明白有人深藏爱意,只是不知如何表达。”
    “明白两个人看同一件事物都会有不同的看法。”
    “明白有时被人宽恕还是不够的,自己也需要宽恕自己。”
    我谦卑地问:“谢谢您花时间解答我的问题,还有什么您想要提醒您的子民?”
    上帝回答:“他们应该知道我在这里,直到永远。”
    我们无从得知上帝是否真的出现在这个匿名的梦境中,还是做梦者与自己的内在自我对话。无论你的信仰是什么,但,这个梦值得每个人用心去倾听……
站内搜索

也说我的信仰之路

一月 9th, 2020

我出生于1946年,虽然从小跟大人信主,真正受洗成为基督徒却是在1976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时候崇拜活动不能公开,是龙田的施牧师给我施的洗礼。我对自己的新生命无比钟爱,也从那时候起便下定决心此生跟主走。当时聚会点极少,聚会也是偷偷摸摸,不能自由。但我知道像我这样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只有接近教会,经常聆听神的话语,才能更好的造就自己的生命。这几十年来我正是在崇拜之中,对救主的认识愈益深刻,信仰愈益坚定,真是感谢主耶稣的莫大恩典。
自1997年起,随着孩子的长大与家庭状况的改善,我渐渐有条件出来做主工。1998——2002年我都在福华堂探访组里侍奉,经常与弟兄姐妹们一起去看望主内弱肢体,尤其是那些孤寡病残的教友,给他们送去福音与温暖,让大家一起享受基督大爱。我深深觉得,能够被人需要真是一种幸福。2003到2008年我常常与施丽玉老师、李信和兄弟一起为霞盛建礼拜堂的工程奔走办理有关手续。2008年至今我一直在霞盛堂担任执事,同时又是福华堂老人互爱会的一名理事。我知道自己文化少,做不了什么大事,但与教会那些灵命丰厚的兄弟姐妹一起做工让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长进。我十分快乐,十分感恩。虽已年逾古稀,但我决心在有生之年尽心、尽意、尽力、尽性侍奉主,做一个好信徒。阿们。

文/ 何华玉

信主 敬主 爱主 跟随主

一月 9th, 2020

我这个罪人的蒙恩得救是在1976年。那时我身体不好,还有一个被人取笑的毛病,舌头僵硬,讲话口齿不清。我怕人笑话,十分不愿意跟他人沟通。身体上的毛病造成了我性格的缺陷,可以想象当时的我是个怎样自闭、变态的人。是主爱我,怜悯我,拯救我,在教会姐妹的引领下,我跟着去做礼拜,学着祷告,求主医治我的毛病。没想到,教会里的姐妹兄弟没有一个人嫌弃我,取笑我,让我觉得这里真是一个充满友爱的大家庭,我变得愿意跟他人说话沟通了。到了1978年。我这从小与生俱来的老毛病竟然大有好转,讲话不再口齿不清,我真是高兴极了。就在那一年我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我决心从此全心全意侍奉主,献上自己为活祭。我先后参加了好几期义工培训,平时只要有时间,就会随同教会姐妹去探望病人,上门祈祷,传播福音,还为归返天家的教会姐妹兄弟帮忙料理丧事,做临终礼拜等等,虽然辛苦,但是心里非常喜乐。
一九八五年我参加了福华堂的重新修复工作,努力奔走。蒙主保守,使得离开教会十余年的福华堂重新成为信徒聚会领恩的神圣殿堂,我打心眼里觉得高兴,因为我这个没什么用的人也为这个工程出了一点小小的力气。
我热心参加教会的各项事工,包括老人会治丧组的工作。有时甚至要随同丧属到山上去做“落圹”礼拜,往往一去就是大半天,爬山越岭,十分辛苦,但只要想到这是教会的事。我代表的是教会的形象,便觉得辛苦也值得。
还有一件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可以作为神的伟大能力的见证。我曾经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患上一种奇怪的皮肤病,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奇痒无比,挠得皮破血流都不能止痒,夜里睡不着觉,十分痛苦。求医问药花了许多钱,都没有用。我只能依靠主,我每天都虔诚祈祷,求主医治。终于,主耶稣伸出他的慈爱的手为我医治。在祈祷中我有了依靠,心情也不再烦躁,皮肤病渐渐一点一点地好了。这真让我感恩不尽。
我没读过什么书,文化水平低,但我坚持参加读经班活动,将自己对圣经的领悟讲给姐妹们听,自己觉得灵性生命慢慢的有所提高。
三十几年来我还一直为福华堂加工圣餐饼。
总结自己几十年的信主经历,我感觉自己深受主恩,无以报答。虽然我一直都在教会侍奉,但这是我的本分,丝毫没有什么值得夸耀。我庆幸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够继续做光做盐,为主效力,哪怕我的力量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阿们!

文/ 林珠英

认识救主的奇异恩典

一月 9th, 2020

我是在1994年由同事姐妹的引领接受福音的。有一次在做礼拜的时候,偶然邂逅了当年自己在屏南县上山下乡时的公社党委书记陈以华弟兄。他一个当领导的,也在这里做礼拜,让我很觉得意外。那时陈书记已经退休,在教会里事奉,是教会的骨干。他给我讲皈依耶稣救主的重要性,劝我一定要信主,让自己的灵魂得救。他是我尊重的长辈,又曾经是我在异乡的老同乡、老领导,他的话对我有着相当大的激励作用。多次听道以后,我便下决心多参加教会活动,培养自己的灵性生命,遂于1996年受洗成为基督徒。从那以后我便主动参加义工培训,加入读经组、探访组,经常下乡传播福音,为生病教友祈祷等等,足迹走过南岭、一都等等偏远乡镇。在主内我一直觉得平安喜乐。很是满足。
回想自己几十年走过的侍奉历程。我深深庆幸自己的得救。我深信,只要信靠主就没有什么不能成就的事。我对自己终于寻到耶和华为救主感恩不尽,我觉得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我依然可以服侍救主,广传福音,让更多的兄弟姐妹加入教会队伍,让更多的人不再沉沦,走上神指引的光明大道。

文/ 吴继瑜

主是我们的依靠

一月 9th, 2020

1978年,我的丈夫因为车祸受伤住院,一家生活顿时陷入困境。当时的我真是愁肠百结,一个弱女子,实在无力应对这从天而降的灾难。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珠英姐的母亲找到医院来给我传福音。她安慰我:不必发愁,信靠主,主必帮助你,拯救你。几近绝望的我们夫妇当即表示愿意接受耶稣作为我们的救主。从那以后我俩就每星期都去何爱华长老家中做礼拜,虔心祈祷。经过一段时间,我丈夫的伤病渐渐痊愈。说也奇怪,连我这个每个月平均要住院两次的老病号,身体也渐渐好起来,不再住院挂瓶了。我真的是打内心里感谢挽救我一家的主。1980年。我们俩夫妻由何爱华长老为我们施洗,成了基督徒,从此心里充满了光明。
让我感到内疚的是,我们虽然感恩,但在1992年以前,我们不过像一般信徒那样祷告、做礼拜,并不懂得如何侍奉,做主工。当时我在家中开了一间食杂店,蒙主保守看顾,生意尚好。但我意识到主恩深厚,我不能不知回报。当时我患有坐骨神经炎,坐立都不自由,十分痛苦。我们向主祷告,求主依然医治我,我愿意将食杂店盘出,专心侍奉。经过祷告和医治,我的坐骨神经炎逐渐好转。于是,我在几天里把食杂店的生意结束,投入到教会的事工当中。我先是跟着教会的姐妹到处探访,代祷,1995年参加义工培训,2001年又参加了“三福布道事工培训”,用神的话语装备自己,到处奔走,宣扬福音。在神的呼召之下,我先后引领几十人归信耶稣基督。我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感动与感恩。平时我也尽可能的参加教会事工,比如偕同俞建云牧师、珠英姐妹去为离世的信徒做临终礼拜,有时甚至要跟随送殡的队伍到山上去,一去就是大半天,十分辛苦。想到自己是在为主做工,一切就都不在话下了。记得有一次,我和华明姐一起到福清医院去探望一位东营来的年轻姐妹,这个姐妹病势严重,曾经昏迷不醒七天左右,父母都几乎绝望。我和华明姐将病人的父母带到阳台上,虔心祈祷,求主驱除魔鬼,施恩拯救。病人的父母也表示愿意悔罪,信主,接受福音。回去之后,我俩继续为这个病人祷告,祈求医治。过了三天,我们再到医院去看她,没想到病人居然已经出院回去了。向隔壁病床的人打听,这才知道原来那天我们祈祷之后没多久,那个病人居然可以下床,当天下午就出院了。这真是一个无比奇妙的事情,这个奇迹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和华明姐都深信,只有主耶稣才有这样了不起的神力,它能够医治一切病患。
总之,几十年来,我在主的带领之下,不遗余力为主做工,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主耶稣的名字。我也深深的体会到,神是最最慈爱的,是万能的。我愿意终生追随主的脚步。

文/ 林茴兰

十年冠威路 步步神带领

一月 9th, 2020

冠威公司的前身是环利塑料厂,原在广东,是一家三人合资的、只有三台机器加工废塑料的小厂。1998年金融危机时,厂里经济遇到困难,于是增加了两位股东,其中有一位陈 敏先生是基督徒,他担任了公司的董事长。经过几年的艰苦经营,公司渐渐发展,2007年3月在福清买了新厂房,改名“冠威塑料工业有限公司”。当年我和妻子翁美珠同在福华堂事奉,在学习个人布道的同时进入该工厂,我们努力在工人中间传播福音,得到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感谢神的恩典,福音从此进入冠威公司,2008年,在神的带领下,得到福华堂和冠威公司的帮助,我们夫妇在冠威厂成立了冠威教会。同时冠威公司经福清市总工会批准成立了“冠威工会”,并任命我为工会主席。有了工作上的便利,又得到福华堂的大力帮助,福音在冠威的传播很是顺利。感谢主,与此同时,公司业务也有着长足的发展。
     2008年底,在工会成立大会上,我向全厂发出公告,狠煞了公司内原有赌博、酗酒、播看黄色录像等不正之风。我们夫妇和教会同工一起,在向全体员工传福音的同时,推动“温暖工程”建设,强调人人讲安全,处处讲文明。神的恩典降下,教会人数从30多人猛增到100多人,管理层80%的干部都成了信徒。冠威教会得到了公司董事会的肯定,董事长陈敏先生经常亲自来教会慰问,并给教会买了两台五匹空调等主要电器和音响设备。弟兄姐妹感受主恩,很多受有恩赐的弟兄姐妹都主动出来侍奉,教诗的,教舞的,表演的,真是人才济济,公司里出现一片崭新气象,让人十分高兴。教会在林美兰姐妹帮助下相继建立了诗班、祷告组、探访组、主日学、舞蹈团等各种侍奉团契,到了2010年教会信徒已超过200人。随着教会的兴旺,神赐下恩典给冠威公司,短短几年时间公司员工达到近千人,一跃成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每年为国家增加数千万元的税收,节约数十万吨汽油。神在冠威,他的荣耀就在冠威!

荣耀的见证
见证一:公司原有一个施工员,大家都称他郑工,一家三口就住在我同一座楼,但是我们从未见过他妻子。后来有一天他告诉我们,他妻子病重一直住在福州医院,这两天已被宣告病危,回来等待后事,她的母亲、弟弟都已来到工厂。看到这种情景,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动了恻隐之心,我们组织人去探访,去安慰和关心郑工以及他的妻子—–夏青。我们告诉他们,如果愿意,我们可以为夏青祷告。晚上,我们就传福音给夏青,并为她祷告,让她认罪悔改,让神来帮助她、救她。圣经说:“人的尽头,往往就是神的起头。”即使时候到了,也可让她灵魂上天堂,得永生。从此他们一家每天晚上九点后都到教会等我们替他们祷告。感谢主,神聆听了我们的祷告,不知不觉的,夏青姐妹的病居然慢慢好了,真是了不起的奇迹!几年过去了,夏青姐妹带了好多人都归向主,经常为主做美好、荣耀的见证。
见证二:兰兰夫妇是冠威公司老员工,她与丈夫杨发友从冠威办厂第一天就进厂做工,也是冠威教会第一批信徒,教会唯一只有他们夫妻参加过个人布道学习班的培训。他们夫妻极力为教会传福音作见证,并引领几十位弟兄姐妹进入教会。他们老家在湖南,老家的村子住有一千多户人家,却无一人信主,更无教会,同时老家人们以前受“法轮功”等邪教的毒害很深,人们谈教色变,一提信主的事,人人反对。如何能让在家乡的年迈父母和两个女儿信主,是兰兰一桩沉重的心事。兰兰多年来跟随翁美珠老姐妹,老姐妹知道兰兰心中的挂虑,就常常同她一起祷告,求神来做工,神听他们的祷告。兰兰身边还带着一个小男孩,孩子7岁那年跟着爸爸妈妈回老家看爷爷奶奶,在爷爷奶奶正忙着为他们准备好吃的东西时,小男孩一个人偷偷爬到大厅上方,把爷爷奶奶平时所供奉的观音菩萨像拿下来扔到河里,然后劝爷爷奶奶:“信耶稣吧!那是我们可敬拜的好神。”兰兰父母后来听了兰兰传的福音后,诚服地归向主。
信主之后兰兰父亲几十年的肺病也好了,原来给他看过病的医生知道后连声惊呼“奇迹”!“奇迹”!前年家乡发洪水,兰兰74岁的母亲在山上做事,不慎被洪水冲到河里,眼看洪水即将吞没了她,老人急中高喊:“兰兰的主啊,快来救我,我要见我女儿。”在激流中身不由主地漂了好一会,老人家居然安然无恙的爬上了岸,回到家里,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相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婆还能在大水中拣回一条命!奇妙的上帝,不仅救了兰兰的父母,也救了她全家人的灵魂,实现了她基督教家庭的愿望,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见证。我们都将这些荣耀归与上帝,归与奇妙的主耶稣基督!

文/ 陈明祥

献上自己为活祭

一月 9th, 2020

也许你们想象不到,从前的我是非常顽梗、悖逆的一个人,对信主的人有深深的敌意。每次有人跟我传福音,我就会反唇相讥,言语粗鲁无礼,丝毫不留情面。当时我还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口才挺好,是个辩论高手。那时候的我对烧香拜佛、请巫婆道士做法等等都特别热衷,平时省吃俭用,但拜偶像的花销拿出去一点也不心疼,非常的虔诚。纵然如此。魔鬼仍然不断的搅扰我。随着年龄的增加,我的身体渐渐出现问题,三天两头的闹毛病,于是我继续找巫婆道士做法赶鬼,竟至于不能自拔,恶性循环,苦不堪言,但我始终执迷不悟。感谢神,他爱我,不舍得我就此沉沦,他亲自来寻找我。有一天晚上魔鬼又来了,掐住我的喉咙,我恐惧,战兢,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曾经听说过的主耶稣,我就叫道:“主啊,快救我,快救我!”恍惚间,我看见一个穿白衣裳的人,手握一根棍子站在我床前。魔鬼的手松开了,我才醒过来。第二天,我就去找曾会母她们,听了福音,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刚信主的时候,心里挺火热,每天下班后先去曾会母家听她讲神的爱,然后一起祷告。再后来,哥特风格的新教堂建好了。我就常常和建云牧师、珠英姐她们一起下乡去布道、带诗歌、作探访等等。
在我三十多年侍奉的路上,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惊险和拦阻,其中特别难忘的有三次。有一次我步行下乡,那时候交通不方便,走啊走啊,我走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当时又渴又饿,几乎到了前胸贴后背的地步,可是却找不到一个地方买吃的喝的。我几乎是拖着脚步,勉勉强强总算捱到目的地,赶紧吃点东西,这才回过劲来。还有一次,在一个姐妹的店里祷告,突然起了一阵狂风,屋顶的晒衣竿给吹得掉下来,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我的头上,立时就肿了一个大包。另外有一次坐三轮车下乡,在一处下坡路上,因为车速太快,我的右脚竟被卷进车轮和车身之间。擦伤得很厉害,几乎不能行走,过了好些日子才总算痊愈。感谢安慰沮丧之人的神,诸般的困厄、危险,都没能让我打退堂鼓,反而使我更加坚定跟随主的脚步,不退却,不放弃。“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危险吗?……然而靠着爱我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5-37)
我在外面经历各种各样的患难、艰难,这还不算什么,在家里我受到了更大的拦阻。我的丈夫见我没日没夜地在教会里奔波忙碌,十分反感,他不但恶语相向,还把我的圣经给扔到床底下,把十字架的年历单撕掉。我们的婚姻亮起了红灯,我十分痛苦。我既要尽妻子、母亲的本分,又要坚持自己的信仰,两难之中,我该怎么办?我再三祈祷,求主给我指明方向。我每天在出门之前都要先把家务全部做得妥妥帖帖,回家后再小心翼翼地看丈夫的脸色,不给他以责备我的机会。慢慢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对我的执着渐渐有所理解,夫妻关系也缓和了,他不再反对我在外面做主工了。感谢神,现在他虽然还没有接受救恩,但已经不再阻拦我了,而且四年前我们家里开放作细胞小组的聚会地点,他也同意了。我相信神必像当初寻找我一样寻找他,拯救他,对此我有充分的信心。
回想走过的路,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像我这样没读过什么书,既无知识又无才能的人,神竟这样爱我,他拯救我脱离黑暗的权势,扶持我走过许多软弱、痛苦、灰心、跌倒的日子,医治我各样的病痛,拣选、抬举我侍奉他,我真是知足。我的心里常有满足的喜乐,哈利路亚,赞美主!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12:1)”我有幸被上帝呼召,是蒙了他莫大的恩典,很感恩自己能被主使用。相信天父会供应我一切的需要,他为爱他的人预备的是我们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未曾想到的。我要去做的是最有意义、最有价值、最伟大的工作。我走的是十字架的道路。当然,这道路上还会有风霜雨雪和苦难,但我知道,这是主让我走的路,我没有迟疑,更没有遗憾,只愿意顺服在他面前,把自己完全奉献在他的祭坛上。

文/ 刘美英

信耶稣的经历

一月 9th, 2020

我是江镜镇岸斗村人。记得在童年时,我的家乡就有基督教会,信徒不少。我经常跟随父母和嫂嫂参加教会的聚会活动,虽然当时年幼无知。但耳濡目染之下教堂中那种祥和、肃穆的氛围,以及信徒们之间那种和谐友爱的相处,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9年我小学毕业后来到县城医药公司当学徒,这一段时间,由于工作繁忙的缘故,我一直很少参加教会的侍奉,内心有愧。以后的几十年里,我也跟教会少有接触,我跟主耶稣疏远了。1997年,通过学习认罪,由林明亮牧师给我施了洗,我这才成为一名基督徒。1999年退休之后,我有了参加教会侍奉的时间,于是我就积极参与各种活动,比如迦勒圣诗班的献唱等等,后来还当了老人会的一名小组长。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强的能力,而是因主的爱激励,让我愿意为会员们奔走。到现在我还成为理事会的一名理事。我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决心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尽一己之力多做一些主工。荣耀归于我们的神。

文/ 陈祖文

耶和华的忠仆

一月 9th, 2020

——写在庄长光弟兄归返天家二周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间庄长光弟兄离开我们已经两年有余。每当回忆起我这位老同乡、老教友、老同工,我便情不能已。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言行举止,他的忘我精神,他的博大爱心,他对救主的殷勤侍奉,在我的脑海中都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庄长光弟兄是福华堂老人互爱会第一、二、三届理事会理事。他是一位对教会事务无比热心,勤勤恳恳、乐于奉献的好信徒,是耶和华的忠实仆人,是我们的好榜样。
《圣经》上说:“有爱弟兄的心,又要有爱众人的心。”庄长光弟兄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这一真理。无论在教内还是教外,他都有着好名声。上帝赐给他一副热心热肠,令他秉持一份爱人如己、助人为乐的心。在奎岭村,无论哪家遇有生死灾病、寿庆婚礼之类的大事,他几乎都是在第一时间赶到,里里外外帮助打理安排一应杂事,从来不嫌麻烦。归信基督之后,他更是一心扑在教会的事工上,几乎每日都在四处奔走,探访、祷告、传播福音,配合教会的牧者做好每一件力所能及的工作。只要教会需要,他总是乐于奉献;只要是教友遇上困难,他总是安慰、劝勉、鼎力相助,而自己却省吃俭用,从不讲究享受。他对妻子说:“主的事情远比我们自己家的事情重要。”妻子庄珠英姐妹以及子女们也深深的理解他,支持他。这一切都让他在乡里、教会赢得了好名声。
奎岭建堂时,庄长光弟兄更是全力以赴,由出谋献策到安排擘画一切工程事务,他真正是呕心沥血,不辞昼夜。在他的全力打理之下,一切都井井有条,工程得以顺利进展;他自己却在奔走中,因为骑摩托车摔倒而致腰椎严重扭伤,但他仍然不顾伤痛,坚持在建堂工地上。为筹建建堂经费,他除了带头捐助之外,还极力做好动员会众的捐资工作。另一方面,在经费的使用上,他又是那样的一丝不苟,从严把关,极力避免造成浪费。他对同工们说:“这些经费都是教会的弟兄姊妹们的血汗钱,每一分都要用在该用的地方。”历尽千辛万苦,巍峨挺拔、气象恢弘的奎岭教堂终于落成,周边乡村的数千会众终于有了一个理想的聚会场所。这一切的实现,庄长光弟兄功不可没。
我们今天缅怀庄长光弟兄,是为了表彰他的忘我精神,是为了传扬基督的大爱。让爱的接力棒世世代代传承下去,愿尊贵、荣耀、权柄都归于我主耶稣基督,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文/ 潘明清

跨越年龄的侍奉

一月 9th, 2020

每当我听到迦勒诗班献唱的时候,心里总会十分的感动。这是因为迦勒诗班与众不同,兄弟姐妹们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大都是两鬓斑白甚至一头银发。但是,你绝不会在这些人中找到一具佝偻的身躯,他们个个都是身姿挺拔,精神抖擞,他们的歌声中气十足,你一听他们唱起歌来就不会记得他们的年纪了,因为在神的殿里是没有年龄之分的,他们的认真足以让你油然而生敬意。
“这是天父世界,儿童侧耳要听。宇宙歌唱四围响应,星辰作乐同声……”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在神的国里,用心赞美主,用爱歌颂神,忘记年龄,不知疲倦,做无私的奉献。

文/ 陈宜英

我的见证

一月 9th, 2020

我是1969年信主的,那年我的母亲突然胃出血病倒,没几天就去世。按当时风俗去问巫婆,说我母亲是被鬼拉去的。我母亲身体挺健康的,突然去世给我打击很大,巫婆的话让我对魔鬼非常的痛恨,于是心中暗暗决定去信主耶稣。
当时文革期间教堂没有聚会,但我心中认为,迷信都是与鬼打交道,信耶稣才是拜真神。我就找到一位认识的信主的姐妹,请她领我信主。她带我进入房间的床前蹋板跪下,做了一个很简单的信主祷告,最后嘱咐我:信耶稣得永生进天堂,不信的下地狱,你要牢牢记住。我就谨记她的教导,坚定这一生要跟随主得永生。
信主后,虽然没有教堂可以参加礼拜日崇拜,但开始在一些姐妹家里参加祷告会,周一在何希屏姐妹家,周三在林瑞香姐妹家,周五在曾会母家,我们会读一段《活水》,然后迫切为需要的事祷告,并在姐妹的带领下开始去探访,在这样的团契中,我的属灵生命得到渐渐成长,并于1976年接受洗礼。在探访赶鬼医病中,经历了很多神迹,也让我的信心得到坚固。
随着与弟兄姐妹多接触,开始有弟兄姐妹到我家里来祷告。我家离福清医院比较近,有乡下的姐妹来医院看病,就会到我家里,请求一起同心祷告。后来有姐妹建议,干脆在我家开设聚会点,于是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开始在我家里成立聚会点。弟兄姐妹专心的寻求神,经历了许多神的赐福与帮助。在聚会点中我们同心敬拜神,在生活中操练爱神爱人。1993年年终,教会一个五保户林姐妹摔倒,我聚会点的弟兄姐妹就开始轮流帮助她,聚会点的弟兄姐妹有的出钱,有的出力,在生活起居和卫生都给与林姐妹帮助,直到2004年她安然离世。在神的爱里面,我们虽然有劳苦,但却满心喜乐,感受到神满满的同在。
1984年,教堂收回,弟兄姐妹积极参加劳动,搬砖搬瓦,清理卫生,修理破损之处,努力争取早日开堂聚会。复堂的艰辛和喜乐,我也和大家一同经历,真的感叹神的伟大和奇妙。
教会开堂后,我先后在教会参加了诗班、圣餐饼的制作、后勤煮饭等事工。当时常常会煮饭给义工和备考的神学生吃,看到神兴起那么多年轻的仆人,而且能够有机会服侍他们,心里感到特别的高兴。
当时我在服装厂的营业部工作,虽然常常聚会祷告,也常下乡探访,但神却保守我工作顺利。因为信主,为人诚实不撒谎,所以单位的领导也特别的信任我,神也给我智慧,虽然字识的不多,但工作盘点等神都赐福与我,手中所做的尽都顺利,蒙神赐福保守一直工作到退休。荣耀归于神。
后来蒙神带领,开始参加老人会服侍,当了组长,后当了理事。在老人互爱会服侍中,看到老年人蒙神所爱,得到教会的关注,弟兄姐妹彼此相爱,感受到主里爱的大家庭的美好。会长和理事们更是出谋划策,筹划关怀老人的信仰和生活的需要,帮助他们在主里过好晚年的生活。我能够有机会在理事会中服侍,深感荣幸!在老人互爱会中,得到很多的学习的机会,也蒙受很大的祝福,感谢神的带领和赐福。求主继续赐福福华堂老人事工,赐福全体老人在主里蒙恩蒙福!

文/ 陈宝玉